榭子谏

粘稠的一片黑暗,紧紧的裹在身上。阴暗的巷子,熟悉而久违的铁锈味,是不知名的化学药剂还是下水道里的浊液,但我坚信这那不是血。也许是在黑暗中待的太久了,前进与后退已经没有了区别。太久了,久到我失去了时间,忘记了我为何来到这里,唯一健存的只有愈渐增加的恐惧。人类最大的天赋是适应,去适应社会,因为我们没办法让社会去适应我们。黑暗中的景物逐渐清晰,但我开始幻想前方的光明,一点光也好。然后巧合般的,点点星光就突兀的出现在那触手可及的地方。一股凉意从心底浮起,谁说身处黑暗中的人会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的扑向光明的,不是谁都可以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一道黑影在光点前一闪而过,仅仅是一瞬间我就可以肯定是一个人影。我身边居然还有人么!【那位兄台也是非洲来的?bu】兴奋没有持续太久,就被一阵清晰的,粘稠的咀嚼声打断,更加浓郁的铁锈味铺面而来。暮的脑子里炸成一片,恐惧或是别的什么,无能的人哪里思考只是愚蠢的代名词所以拒绝了思考我只是跑,疯了一样,也许我真的疯了。我已经不在乎前方是什么了,只要不比现在更糟就好了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流传着地狱的场景,满眼的血红与空气中长久弥漫着的血腥味,明明是谁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啊却被这么绘声绘色的描绘了出来。如果那种描绘是地狱的话,现在我眼前的又算是什么呢,混乱、糜烂、疯狂……着眼间都是绿色的人间地狱?

突然间混乱中冲出一道身影,即使脸上,刀上,衣上沾满了绿色的干涸血液但不难看出是个青年。刀身胡乱的甩动着,却是一点点向我逼近,[他的目标是我!]慌乱的开始躲避,许是刚才逃跑时太过紧张还没什么感觉,现在一休息下来疲惫感便一涌而上。只好吃力的接下他一刀,眼睁睁的看着红色的血液在沾上刀身的那一刻变的绿的滴翠。

眼看那绿的有点恶心的刀马上就要了结了我的小命,就像是无数狗血剧情一样。绿衣兄就那么被一刀穿心小爷我被英雄救美了,但……刚才就差tm一点点!一点点啊!

[喵的,爷倒是要看看是那个小兔崽子救的爷,爷还需要人救么]麻溜的一骨碌起身,直接踢开那位绿色的仁兄[?]

气鼓鼓的冲向前,但是一看到刀的主人,瞬间气消。[爷这该死的颜控]

______________

本来想的是个贼帅的小短片,玛的时候突然想写成了耽美

精神分裂呆萌杀人犯受x我还没想好攻

这章我世界观还没写完差不多就写了点掉到了这个[地狱]但这个[地狱]的规则都没写,所以先别觉得受是杀人犯很突兀啊

自杀出租屋

您是不是对生活充满失望呢,渴望死亡却又被情亲道德束缚无法得到永久的寂静?渴望死亡却又担心血染房屋为家人带来不便?渴望死亡却又担忧家庭、公司、子女?
不用担心!这些问题在这里便可以得到解决!在这里溺亡、电击、安乐死……只有您想不到没有我们做不到!您死后的事宜我们也将会通通安排好(✪▽✪)!
是不是很诱人呢
只要998。只要998!
联系电话8008208820*****
苏泽看着莫名有些眼熟的广告合上了电脑,【所以说写这个广告的人是脑子被门挤了吧,要不就是中二病晚期】苏泽挠了挠头,看向手机已经是深夜两点了。本来想忙完工作以后去网上寻求慰_(:з」∠)_籍的,看着满屏都是小广告的电脑君。果然今天看小姐姐什么的是无望了吧。
苏泽艰难的爬向床铺,一脸安详的盖好被褥……所以说我还是去睡觉吧。一只没有小姐姐的苏泽失去了梦想
辗转半响,【睡不着啊啊啊啊】想着他失踪的老哥和医院里的一屁股事情,怎么可能呢睡得着啊!
猛然,苏泽起身神经质的拍了拍头【我说那广告这么那么眼熟,老哥手机上之前好像也有的】
(ノಥ益ಥ)。。家门不幸啊有个中二病晚期的长子
【算了,明天找南子去那出租屋看一下吧】
说到南猫,苏泽从小打到大的铁兄弟,一个男生长的可以用萌来形容,深得小区大妈和各种萌妹子的喜爱。可偏偏是个痞子,大概是从小就是个萌物被各种怪蜀黎骚扰,现在长大后便彻底退茧成了个脾气火爆的萌货。不过这人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,A市c区地头蛇,敢叫他南子的怕也只有苏泽一个了吧|ω・)偏偏这人女人缘爆表,身边女友不断。不过别人交女友用心……他用肾

不定时更新。文笔渣。_(:з」∠)_别想了这次出场的两只都是受

雷德多年带面罩的原因?【不
其实就是群里突然出现了给凹凸人物化妆。。然后。然后。雷德我对不起你啊【滑稽。怀疑会被打死

啊哈好

秽世華。政鱼:

空间上看见的。
卡拉马子成长史。
p3高能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/。